【随记】见习和回忆

      10.10  23:40

深夜吐槽一下吧

虽然也思考了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并不适合当教师 但这么明确地感知到是因为见习 完全没有身边同学被小朋友们叫老师的兴奋感和责任感 看到青春洋溢的初中生也不会去感叹年轻真好 只会想起自己中学时候不堪回首的往事 并不会觉得年少的他们可爱 只觉得幼稚 也没有觉得班会做得多好 毕竟自己两三年级一个人整了一节班会课 总觉得要肯定来干什么 压一压能力都会出来的 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理智上知道不对 情感上却忍不住就是要这么想

可能是被苛责过的人也学不会厚待别人

不是找借口 是真真切切感受到自己并不适合去做一个能影响别人一生的人 我会的只是把别人曾经对我的苛刻复制一遍到他们身上 而不是去给他们一个希望

嗯 还是觉得教师是一个很伟大的行业 不仅仅是才华吧 更多的是关于人生 很敬佩曾经的一位老师 虽然其实也没怎么认真听她的课 也知道自己哪怕做了老师也成为不了那样的人 但是对她的专业水平和为人都是极其景仰的 怎么说呢 就是在我最不好的那段时间她让我相信老师其实不都是那么坏

至于我自己么 不适合也不喜欢的事情 还是不勉强了 对自己和别人都不好

     10.11  13:46

不知道这样的见习有什么意义

昨天去了半天 听了节班会 今天早上六点不到起 到那边听个早读也没怎么听课 中午吃个盒饭 下午他们月考没事就可以回来了

“一周”见习结束

考核也莫名其妙 明明是所谓见习的考核 却看的是情景剧的表演 也不分哪个组里谁谁谁表演的好 反正一组3.5 一组4.5

有这一礼拜的时间不如出去吃喝玩乐呢

呵呵

       本来知道去初中见习心理状态就不是很稳定——毕竟我初中那些事,嗯,在lof上差不多都断断续续地写清楚了——易躁易怒易颓易丧的,然后没想到学院搞了这么一出;以为学院统一安排的见习是怕我们自己找的太水,敲个章完事儿,然而学院安排的才是实力诠释什么叫“划水”。

      虽然认清了自己不适合走教育这个行业,但其实见习实习什么的还是挺想去玩玩的,想去初中语文老师那里帮忙。她是我读了这么多年书来,自觉最对不起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女儿只比我小了一届,所以她格外宽容地对待我还有我们整一个班的学生;而我呢,辜负了她的关心、期待,甚至觉得自己以前不懂事有伤害到她,挺想当面去道个歉的,又觉得是不是太矫情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说一句很造作的话,她对我来说就是在泥沼里愈陷愈深时最后拉住我的那一只手;有点无法想象如果我的初中阶段没有她我现在是怎样的一个人,被人狠狠踩下去时的肯定,被误解时的理解和宽容,就像黑暗里的一束微光,尽管实质上并不能改变什么,但希望就是这么一个虚幻的东西,会让你再撑一天、再撑一天,直到现在。

       一度想要当个老师也不过是因为想成为她那样的人,只不过是现在发现自己做不到罢了。

      

       这两天要开始写见习考核情景剧的剧本了。

       没想到他们会选这么一个主题:长期被家长忽视的一个小孩为了博取关注,试图通过向老师打小报告获得认同感,却被众人所厌恶。结局当然是好的、大团圆的,开了堂主题班会同学就都理解她了,非常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了。

       更大多数的情况应该是这个小孩从此遭受校园冷暴力,要么找到发泄的出口成为某行业的奇才,要么心理扭曲报复社会吧。

       从某方面来说,我还是蛮能理解故事中的那个孩子的,虽然我既没有被家长忽视过,也没有遭受过校园冷暴力,仅仅是从来没有被认可过而已,比起故事里的孩子,九牛一毛了。

       但只是这样,就让我到现在都学不会怎么样正确地去回应别人的喜欢,只要有个人表现出一点点的善意,一方面就恨不得把自己拥有的全部给她能把她留在身边,另一方面不停地展示出自己最坏的一面试图把她吓走,告诉她我这样的人担不起她的喜欢。

       每次都是这样,获得别人认可的时候,都觉得过誉了,甚至理智上知道自己担待的起这些称赞,情感上也会很自卑地想“不过是侥幸啦”“运气好而已啦”。

       最近就是,几乎每件事的顺利到不行,被打工的咖啡店老板喜欢,被好几个老师认可,哪怕是连集卡抽奖都顺顺当当,仿佛是做梦,一面开心,一面给自己做好心理建设、小心翼翼地等从梦里醒来从云端掉下来的那一刻。

       因为配不上这样美好的生活。

       我父母是一直是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当然我不知道现在他们还这样坚信着吗,至少在以前他们是这么肯定的;而我,跟他们想象的、想要的孩子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他们想要一只随时能扯回来的风筝,却得到了一阵风。

       我的大多数老师,我也不是很懂他们在想什么,或许是真心觉得我的能力不止于此吧——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我初一下的时候考了全班第一,按照班级排名来说是我这辈子的最好成绩了,然而他们对我说的是,虽然你这次考的很好,但你这门那门考试不够细心,不然成绩会更好的。很奇怪啊,表扬一下我有那么难吗?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小事,可也就是一根根没什么重量的稻草压垮了一只骆驼,它们同样从此毁掉了我的自信,时至今日,我都不敢站在台前发表自己的观点,害怕被人指指点点、害怕被人批评。


       回忆里太多难过的东西了,尤其是中学期间,有些一想起来就想哭;可又时常去回忆,不受控制地,那些事情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跑进脑袋里开始放电影,一遍一遍深化记忆,直到这辈子都背负起这些烙印。

       刻奇。

       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总是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人,能被岁月刻在丰碑上,但能力不出众、心性不坚定,近乎于一无所有的人,除了偶尔通过文字标榜下自己离奇的骄傲之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就会有我这样令人讨厌的人呢?

       这个世界应该是美好的啊。

       

【随记】桂花糖和秋





       和室友小仙女一起做了桂花糖。

       是国庆之前说好的。那时候刚开学都挺忙,说那就国庆假期之后再做吧,还怕八天之后花会枯萎得不像话,结果挺惊喜地,虽然说开始蔫了,仔细寻寻却也有几株依旧开得旺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长在背光处,被时光轻易放过。

       一开始有些担心会不会要理很久或者是摘的桂花够多亦或者是做砸了该怎么办,结果真的做起来其实也就这样啦,想怎么来怎么来。

       让我很意外的是,摘下来的桂花并没有甜到发齁的香气,哪怕是我整理完桂花的手上也没有什么味道。很想知道平日里闻到的桂花香是怎么回事了。我本来也是个挺喜欢桂花的人,毕竟桂花糖桂花糕桂花小圆子都是极好吃的东西,何况我又是个好甜口的人,然而就是因为它过分浓郁的香味总对它敬而远之,直到今天才知道,它本身并没有那么重的味。误解了很多年。

       读了中文之后就被人说文艺了好多,整个人都有一种都属于中文狗的文艺啊纤细啊敏感啊等等千奇百怪的形容词;然而很可惜我原本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偶尔幻想着“松花酿酒,春水煎茶”的人生,偶尔也扯着跑调的嗓子唱一句“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更多的是随心所欲,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

       我记得中学的时候是不喜欢用“金灿灿”、“丰收”这样的字眼来形容秋天的;相反的,更喜欢属于落叶的秋天。过好几篇文章,关于初中学校边上西施梳妆台的枯荷,还有初高中里的、嘉兴勤俭路上的、杭州南北山路上的梧桐,偶尔也写枫叶,总是写一些临近死亡的绝唱,觉得以燃烧生命为代价的才是真正的美。就像看小说,喜欢两个人爱得死去活来撕心裂肺却由于现实不得不分开,一个比一个过得惨,却仍要佯装坚强孤独到死的故事。

       中二的时候以为只有自己是这样,心里阴暗,莫名崇拜着lucifer,后来才知道不是的,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独属于少年的、过于旺盛的生命力必须有一个宣泄的口子,看着岁月静好的东西总忍不住嘲笑,认为那是矫饰造作,认为真实的东西总是由不堪构成的。

       而后才明白,人是会变的。

       当一个人多余的生命力被岁月宣泄殆尽时,他会理解曾经他看不起的东西,人们说这叫做成长,也不过是给“衰老”冠以一个好听的别称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记性不错,所以特别清晰能感知到自己的变化,从一个极其厌恶甜食的人成为甜品控,从一个喝不加奶不加糖的清咖不眨眼的人到半点酸苦味道都不想沾,从一个看虐文不眨眼看不起小甜文小言的人到看文之前先问一句“是be吗?be不看”……看起来似乎变了很多。

       还好,还是很喜欢秋天。

       以前是喜欢专属于中国文人心上的秋天,现在是喜欢属于彩色的、甜甜的秋天——喜欢桂花糖,喜欢枫叶,喜欢柚子橘子;也没有变很多,以前真正打心底里喜欢的事情还在做,或者在去做的路上。

       就像会永远喜欢着自由、喜欢孤独、喜欢张先生一样,喜欢秋天吧。

       只不过开始想做一个温暖的、甜甜的、想桂花糖一样被人喜欢的人了,只不过不会像以前因为不被人喜欢就厌恶自己、甚至想去改变自己了;真的想被喜欢被认可,也真的不想被人指指点点。

       这个秋天应该会去做一个想了差不多四五年、做了就无法改变的事情,反反复复纠结了很久,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是一个人去南京和朋友喝完酒回到酒店的那天晚上,突然就想通了很多事情,这是其中一件。

       不管怎么样还是感谢生活对我的厚待,最近这一段时间是到目前为止过得最开心的一个秋天,万事遂心如意,如果明天就要死去大概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哪怕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想去的地方没有去,都无所谓了。

       真的好喜欢秋天吖。

       希望到二十岁的秋天,已经完成了某件事情,攒钱买到了相机,一个人走了很多想去的地方,就可以啦。

【随记】最近几则

10.1
突然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会对香烟上瘾了

10.2
突然明白为什么嘴上说着要去撩小哥哥行动却半分没有 毕竟单身生活太美好了 让我无法想象两个人在一起还要互相迁就的日子

10.3
其实有很深重的不安感藏在生活底下 也算是活了近二十年 命里第一次生活能顺风顺水成这样 被老师认可 被老板认可 就好像全世界都开始接纳我 就好像我的叛逆懦弱敏感自命不凡都是应该的 可是我知道我是怎么样的烂人 配不上这样的生活 就像三岛由纪夫说的 我对所有的喜悦都掺杂着不详的预感 我怕有一天又跌回颓丧压抑的生活 我怕这些都是假象都是虚幻的 获得了再失去不如从来没有得到过 我本来 就配不上

10.5
决定中秋回来之后一直在想 家 这个字的我定义到底是什么 它应该不仅仅是x幢xxx的一件屋子 不仅仅是父母和儿女在一起 那它应该是什么呢
以前觉得家应该是能让我晚上睡觉不被惊醒的一个地方 后来发现并不是这样的 只要我睡眠少 在哪里都是昏昏沉沉的 该失眠的还是失眠 该沉睡的仍是沉睡
也觉得家应该是一个无论我是怎么样的人都能接受我的地方 然而实际上也不是 恰恰相反地 父母对我的存在要求更为严苛 他们接受不了颓废的我暴躁的我冷漠的我 甚至不能接受我哭
曾有人跟我说 家对她来说就是避风的港湾 是无论如何都能退回去的退路 可对我来说不是 退回去了我依旧要面对冷嘲热讽 有区别么
也有人跟我说 你应该对自己宽容点 接受自己的失败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不是我不想 而是我不能 我必须用一次一次的成功为自己铺路 去过自己想要的喜欢的生活 身后是悬崖万丈 我没法退
所以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在哪都是家 不用面对社交 也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让自己开心
想想我对文字的热爱也不纯粹 对我来说它就是蜗牛的壳 管他外面山河变幻 我在其中过我自己的人生
还是流浪吧 四海为家也没什么不好

lof可能会很长一段的停更时间,最近事情比较复杂,反正结果上就是手头上有一打的商稿,没时间写自己的文章了。
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继续写自己的生活,感觉那么多的稿子几乎要把我对文字的热情消磨殆尽了。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
实在是各方面都不如意,包括家里啊,写文啊,学习啊,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希望会好吧。

想安生的人在远方
想流浪的人无处藏
想生活的人早断肠
想诀别的人却未亡

父母是无罪的杀人凶手

【随记】换季

我恨换季。
尤其是转凉的天气。

我是属于大病没有小病不断的那种体质,身体底子其实不错,但经不住自己瞎折腾。
而后恰巧这两天,江南这儿直接由盛夏堕入深秋,不给半点回旋的余地,我又不负众望地感冒了,连带着头疼、胃疼,甚至有些脚踝疼,严重怀疑自己在偏头痛、慢性肠胃炎之外需要另记一笔关节炎了。

太讨厌秋天了。
本来就是一个很丧的季节了,何况它还是我一年之中身体最差的一段时期;若真是入了冬也不过天天宅在空调房里头不会怎么样,但秋天总想趁着晴朗的日子出去走走,身体却不允许。
很无奈。

是中学吧,在无数的作文里写过秋天,关于西施梳妆台的枯荷、校园里小道两旁的梧桐,还有我最喜欢的红枫。
都很美。
回不去了。
从始至终也未曾想过要回去。
这些日子看到一句话:
年轻人容易被阴郁消极的东西吸引,这是因为他们生命力太强,需要通过死亡来感受生存。所谓的中二病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相反的,岁数越大,越会被温暖而正能量的东西吸引,这说明你自身的生命力已经衰退了。
翻来覆去想,都觉得这话在理。
那时候沉迷于一些虐到死去活来的小说,能坚持一段无望的感情,爱喝不加半点糖与奶精的清咖,写许多无病呻吟矫揉造作却意外文采斐然的句子。
而现在,只想遇见一个温暖的人,陪我好好挨过一个秋天。

所以在看《这个杀手不太冷》时,特别能理解那一段对话:
— Leon, I think I'm kina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It's the first time for me, you know?
— How do you know it's love if you've never been in love before?
— Cause I feel it.
— Where?
— In my stomach. It's all warm. I always had a knot there and now... it's gone.
因为爱上一个人,所以不再胃疼;毫无逻辑,却令人感同身受。
人总喜欢说,两颗孤独的灵魂终会相遇。
不存在的。
或者说当他们遇上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不再是孤独的灵魂了;他们会变得温暖,会有了牵挂,会不再像原来的自己。
无所谓好事坏事,很多事情,如人饮水。
我只是,有些羡慕罢了。

到近二十了,我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如今的样子;可是已经改变不了了,有些我所厌弃的东西会如影随形困住我一辈子,我已经在渐渐成为自己讨厌的样子了,就像一个跳楼的人没法后悔。
我也拦不住自己坠入深渊。
我相信这个世界是会有因果业障的。
这也许就是我的报应。

可还是想遇见一个温暖的人,像冬日午后的阳光,似乎没有什么能量,时间长了暖融融到胃里的结消失了。
要是真有这么好的人,我怕是,配不上吧。

特别想哭。

有的时候,是真的觉得自己不需要恋爱,浪费时间浪费精力,也浪费感情。打游戏刷视频写文画画儿做什么不好,偏偏去要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
孤单吗?
其实也还好。
但有的时候,又会觉得想要人陪。尤其是在,一个清晨
看到了漂亮到来不及拍的朝霞,不知道该和谁说;骑车转弯不小心翻了车擦伤了,不知道该和谁说……太多太多的事情,每每想找人分享,却不知道谁是那个合适的人,想来也是这样才会事事都发朋友圈吧。
『我的影子落在了哪里
  我好孤单
  过去的日子独自走过来好累』

来个人抱我一下可以吗?
只是想,哭一下。

【随记】最近

毛不易-《消愁》 http://url.cn/4EQIMCu

       有差不多一个半月没写过东西了,当然除了商稿和被逼着帮父亲写的一篇文章外。

       最近不是太好,各方面而言都是这样。

       就如同暴风雨前逼仄压抑、透不过气的昏暗一样,待在家里的日子总是有一种下一秒就要喘不上气的错觉,这样的生活却还有将近一个月,想想就忍不住胃疼起来。

       不想学车被逼着学车。

       不想写文被逼着写文。

       不想见老师被逼着见老师。

       出去走走却被拘在这个城市。

       最近知道了一首歌,叫《消愁》,然后知道了毛不易。很巧,毛不易勉强能算是我的学长,如果我没转学院的话,嗯,虽然会是一个学院的,可也不会怎么样啦,估计见不到的。

       其实比起《消愁》,更喜欢《像我这样的人》,当然说实话,巨星的词我都很喜欢,喜欢到为自己身为一个中文狗却永远写不出自己想表达的一切而惭愧。

       我也不太清楚自己适合什么,似乎从任何一方面来说敏感又懦弱的人就不适合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尤其是当这个人的性格里面还有一些连他自己都不能控制住的内容物,比如瘾和欲,的时候,迎接他的应该只有深渊吧。

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我很喜欢这一句。


       把留了差不多四年的长发剪了,很多人问是不是很舍不得,有些甚至会特别直白地问“是不是失恋了”之类的问题。

       完全没有。

       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巨大的喜悦。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回学校之后,会自己漂个发,顺便染个色,什么色还没想好;还会去纹身,这个倒是想了很久很久了,什么内容、纹在哪儿,都想了很久很久了;然后么,就是旅行吧,想走走看看。

       光是生活本身就已经让我竭尽全力了,很多年前玩笑似的说的“这辈子怕是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人”终于一语成谶,倒不是说那个人让我有多难忘,只是为了生活已经耗尽了全部心力,仅此而已。

       “爱”这件事情本身,对我来说就已经太难了,无论是爱一个人、一件物,或者是一座城。

       就像是浮萍,生而无根。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情,说出来太难,不说出来又很难受。有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死亡总是比生活在这个 cào dàn 的世界简单很多。

       但还是活着。

       也许是为了云门舞集吧,从中学到现在,一直期待,票都买好了。

       太宰治说:

       我本想这个冬日就死去的,可最近拿到一套鼠灰色细条纹的麻质和服,是适合夏天穿的和服,所以我还是先活到夏天吧。

       我本来以为,人之所以活在这个世界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自己为之生存的理由,后来才渐渐地明白,人活着这件事本身是没有任何道理可言的,于大多数人而言,他们活着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恰好出生了。

     呵呵。

     interesting.


     还有很多话想写,懒了,下次吧。

     如果还有下次的话。


        


如果有一天 我选择了死亡
那不是一个突兀的、冲动的决定
这件事 我想了好多年
于我而言 死亡是饥荒年代孩子希冀了一年的除夕晚餐
没有遗憾 我的人生至今
唯一后悔的 也只不过是 怎么没有早点去死

如果这个世界上能让某个人开怀大笑的东西越来越少
那么他会在某一个平凡无奇消失于人前吧
活着真的挺累的 对自己好一点吧

【随记】所谓父母儿女一场




今天第一次这么深刻地体会到这段台词,说不失望是假的,但好歹早先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也就没那么绝望了。

原来父母真的不会承认自己的教育方式有问题的。

前几天刚刚看到关于“父母皆祸害”豆瓣小组的一些资料,我若还是十三四岁的年纪,多半也是其中的一员吧。

我们花一辈子的时间,等待父母给我们道歉;他们花一辈子的时间等我们说谢谢。

而我们都得不到想要的。

我至今都不能理解的一点是:明明每个父母都是从孩子过来的,他们为什么不能理解孩子们在想些什么,要的究竟是什么?

教师其实也一样。

我很早就知道,我总有一天会和父母分道扬镳,我可以从我父母身上看到我未来的影子——我的母亲和她的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她的母亲、我的外婆在我出生后一年就过世了),我的父亲也和他的父母仅仅维持着表面上的父子、母子关系。从我开始意识到我的家庭关系有极大的问题时,我就明白了在我父母身上发生过的那些事情终将发生到我的身上。

我一直说未来也许不婚、也许遇上一个钟意的人也会陷进婚姻的樊笼,但绝对不会去养一个孩子,无论是亲生的还是收养的。

因为我知道,我无法带给她一个良好的家庭教育;我或许会做的和我父母一样,这是我最不想见到的。我不想我的孩子和我一样,拥有一颗扭曲的灵魂,永远得不到长久的安乐,可我做不到。

至少我自认为这才是一种负责的做法。

微博上在看到一个心理学工作者对“父母皆祸害”小组的分析时,看到这样一句话,本想拿给父母看,后来觉着没意思,不如写在这里,说给他们,又免不了一场争吵

人有没有积极的价值观,有没有正能量。主要是由原生家庭和早年经历决定。

因为自己的心理问题,也算是看过几本心理学的书,结合自己的经历,有那么一些理解,斗胆在此妄言:

原生家庭几乎决定了一个人未来的走势。

这是一件令人极其悲哀的事情,就像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话“一想到为人父母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一个人无法选择他的父母,事实上就是无法选择他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

当然也有不受原生家庭影响的人,总有这样的人,但大多数的我们都做不到。

也许是懦弱,也许是别的原因,能摆脱原生家庭影响的人,在我眼里,都是伟人。

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小的时候,我父母翻到了我偷藏的日记本,他们会理直气壮的说,你都是我生的要什么隐私;直到现在,我提出希望父母不要经常来像查岗一样地问我你在哪里干什么和谁一起,他们会说,你都是我生的,我问问不行啊。

我都想哭了。

我想我这辈子都摆脱不了我父母家庭给我塑造的性格了——极度的敏感、懦弱以及偏执,加上对自由与孤独近乎病态的渴求,同时又期待着关注与关心。


微博 7月1日 09:45

对 什么都怪我

不知道杭州东都不是始发站是我的错

跟你说了差不多时间没说城站也OK也是我的错

毕竟我连出生都是错

是我要出来看看这个世界的 不是你要养个孩子的

我他妈就一个错误 你开心吗

我抑郁是我太敏感不够坚强 我自杀是我矫情

你他妈反正老子不该活在这世界上为什么不去死

每次我打算好好活的时候 你他么比现实还狠

现实不过给我一耳光 你一脚把我踹地上

你的教育没有错 错都在我

你开心了吗

微博 7月1日 14:36

一回家 跟他们说手上的包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是叫你在外面乱吃乱玩 活该

一定要揪着去医院查

结果呢

医生的反应都是 就这么点屁事(黑人问号脸.jpg)

就是被虫咬了

嗯 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带我回家了

是我活该 我他妈就是不应该回家


他们甚至都没有发现我那一天的异样。

真是我的好爸妈。


如果上天给我选择的机会,我一定不会选择来这充满绝望的世界走一遭。

可我,没得选择。

我唯一的拥有选择的权利便是死亡。

那是我最后的退路。

也是我最后的坚强。

【随记】一年了

    现在在回嘉的路上。
    不知从何时起,我总是固执地说是“回嘉”而不是“回家”。 人生也许就是那么一场流浪,那么我选择轰轰烈烈的浪荡。
    天涯何处不是家?无处是。

    读大学一年了,从满心期待到满眼失望,到明白一些事情,直至现在,说不上喜怒哀乐,只是约约绰绰地了解到自己该做些什么。
    我对大学的期待值全部来自《西南联大国文课》一书,的确是我想多。如果今日的北大清华C9联盟都不能恢复昔日联大的荣光,凭什么我们一个不起眼的双非本一大学可以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学术自由”?
    就像之前在微博上写的,中国绝大多数问题的本质都是外行指导内行,还不懂装懂瞎指导。
    教育行业也是一样。
    不想细说,只是失望吧。
   
    短学期的时候和室友去了一趟安徽,聊了很多,突然释怀了很多,可能是因为说出来了,好多了吧。
    挺羡慕她的。 我好像一点点在改变,这是第一次清晰地看见自己的变化,或许是因为有迹可循。
    比如不再觉得家是“吾乡”,比如失去了远超常人的共情能力,比如……比如很多事情,都明明白白地昭示着我断崖式的改变,不知是好是坏。
    上一次是在中学的时候,现在回想起来只能从当时对食物欣赏的口味大变中寻到些蛛丝马迹。那次的改变,对现如今的生活来说,好坏掺半,更坚强的同时也更敏感,大体上总是不太坏的。

    After all, tomorrow is another day.

    对杭州还是很喜欢,也许是习惯了,反正是待着待着也就懒于回嘉了。
    下一年待在杭州的日子应该会更多,旅行什么的应该也会更多,想到处走走看看,一个人,和朋友都无所谓,逃,能逃走就好了。
    厌世是一直以来的心态,悲观、绝望都是我病态生活的一部分,习惯了甚至觉得那样的才是我。
    不会轻易地选择死亡,倒没有觉得对不起任何人,只是下定决定要迎接死亡的那次,看见了此生最美的星空,那时就下定决定姑且活着看看。

    不过还是会在35岁死去吧。
    懦弱的人,本就没有资格存活于世。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随记】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这几天沸沸扬扬的国乒事件,我不知道作为一个普通人我能为他们出什么力,唯一算不上特长的特长便是写字,所以我想用一篇文字来谈谈我的看法。
生活中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向来是不怎么关系体育圈的事情,更多的是文学、艺术和影视,但从刘国梁被明升暗降之后,我微博首页无论哪个圈子的大大都在声援,到乒乓队罢赛之后更是到了一个高潮。
这不会是巧合的。
只能说,人们对体制的愤懑和对胖球队的爱以此事为契机一下倾泻而出,仅此而已。

先来说说别的事,我从这次的事件看到的、联想到的一些东西。
首先声明,虽说“人不热血枉少年”,但我的确从未有过热血莽撞的年纪,或者说我将这份弥足珍贵的热情花在了别的地方,所以我不会去指责其中任何一个人的任何行为,说白了,除了乒乓队那些铁骨铮铮的汉子们,大部分人所做的大部分决定都是处于个人利益的考量,没什么好指责的,纯粹是为他们可悲。
事实上,我不知道旁的人有没有注意到,从今年的春晚到微信公众号到北电到这次的国乒它们最大的共同点都是“禁言”。似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渐渐渗入你生活的每个角落,悄悄扼住你的喉咙不让你发出一星半点的声音。
可怕吗?
我最初意识到这个情况是因为一件至今看起来仍魔幻到好笑的事情。
高中第一个班主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一颗想往上爬的心,在某领导来学校视察时,要求全班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倒背如流;因为她的要求,我突然发现每天上学放学的路上或是张贴或是彩绘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时候,我刚刚看完《V字仇杀队》。
我本来以为所谓“政治”,不过是政客手中玩弄权术的玩意儿,离我这种市井小百姓很远,直到那次我才意识到,他们玩弄权术的手段就是“愚民”,而“愚民”最重要的一个方式便是“禁言”。
我其实挺为这些人可悲的,“禁言”行为的本身从侧面也就证明了他们意识到了他们的决断是会遭到极大的反对的,还要这么做的唯一解释大概也只能是当下的个人利益了。顶着被潮水吞没的危险,站在岌岌可危的礁石上颐气指使,这种人,你说,不是傻【哔——】是什么?
更可悲的大概是我们,明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人,却还得忍气吞声受他们的指使吧。
于是,我们选择了反抗。
你看,多简单的事情。
可以这么说,从春晚不能被吐槽、国产电影不能挨骂开始,就注定了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不会好了,只会越来越坏,最后因为某一可能小的不起眼的事情溃于一旦。
就算我完全不热爱生活也不怎么爱家国,写到这里,也觉得一阵悲哀。

再说回乒乓队。讲道理,这些队员、教练员要是事先问过刘胖问过亲朋好友,甚至问过我,得到的回应应该都会是反对的。在我们这些利己主义者的眼里,这是一次可以预见到结果的失败,他们不仅不能将吃人的体制撞得粉碎,反而会让自己头破血流。
可他们这么做了,我支持吗?
为什么不呢?
难道就因为我自己不生这份勇气我就要反对所有拥有热血的人吗!
社会上的大多数人或许真的都是看客,但并非不辨是非,我们会戴上Mr.V的面具与先行者们一起炸毁摇摇欲坠的广厦。
我钦佩于这些男人身上的血性与担当,他们用近乎于自绝的方式在抗争、在呐喊,哪怕最后可能什么都改变不了,但至少,荡气回肠。
“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很久之前看过一个故事,时代背景全忘了,只记得大抵也是类似的事情,民众敢怒不敢言,于是有一个年轻人自焚于市政广场只为了抗争现实,民众在他死去的地方静默游行。政府没有改变。又有一个年轻人,效仿前一位,自焚于同一地方,这一次,民众的怒火掀翻了政府的屋顶。
我不知道国乒队会是第一个年轻人还是第二个年轻人,但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最后说一些政治不正确的话,如果这次的处理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他们出国打球或者当教练。

最后的最后,摘一些在前几次事件中看到的话,谨以此献给每个为改变现状而奋斗的人:
1、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2、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光发一份热,就像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待炬火。
3、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的,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的人们。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4、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是新教教徒;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
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5、If not us, who?If not now, when?

【随记】能一起旅行的人都是过命的交情

    其实没有题目那么夸张啦,只是单纯地感叹一声,能有个可以和自己一起旅行的人真不容易,而我居然恰好撞见一个。

    多谢老天眷顾。

    本就是室友,生活习惯在相处中早已磨合得不错,性格方面虽然南辕北辙,但也有些相同的爱好,这样的人,相处起来最舒服。

    尤其是,这个人已对我邋遢的素颜见怪不怪了。

    在山里无人处聊了很久,关于我的家庭、我的过去和我一大堆的心理问题。怎么说呢,没人可以说的时候也就这样,但是当有一个人可以让我肆无忌惮地倾诉时,突然就有一种被爱着的感觉了。

    从某些角度来说,我特别特别地不喜欢自己,不喜欢自己的外表,不喜欢自己的性格,不喜欢自己的家庭,可以说,不喜欢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这大概也就是为什么我对生活全无留恋,姑且苟活而已的原因吧。

    因为在任何人的生命中都毫无存在。

    我挺喜欢这个小仙女的,不会介意我日常丧又矫情,长得好看内心强大,性格温柔又宽容。

    可惜啊,我几乎和我所有过去的朋友都只剩泛泛之交了,和她以后也会是这样吧。

    就这样吧,反正总是要一个人啊。

【随记】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明天就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了。

     『高考』这回事,于我,其实也没过去多久,却像是已经出走戎马半生,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在做什么、想什么,是真的真的完全记不得了,反而是近四年前的中考时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这很奇怪,不仅仅是时间先后的问题,初中是我短暂人生路中,除了当下,最为苦痛的一段时间,甚至于我现在一身的毛病全是那时落下的根,照理说,我是不愿意想起来的。高中反倒还好,只有一开始的时候对自己吊车尾的成绩不太习惯有些挣扎,后来放飞自我,也承蒙母校的教育理念,使我过了姑且还算安生的三年。

     其实我到现在扔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述『高考』对我的影响,或者说整个应试教育的体制对我的影响,因为从表面上来看,它确确实实毁掉了我的心理健康,毁掉了我的生理健康,毁掉了我的思维能力、专注力还有与人长期交往的能力。这里当然不仅仅是体制的错,还有被体制裹挟着的父母家庭遗传和我自己本身的问题。但从反面来看,也是它塑造了我身上现有的我很喜欢的一些特质,比如割裂理智与情感的能力,比如强大的共情能力和它所带来的极度敏感等等。有些特质虽然也是给我的生活带来极大的困扰,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它们赋予了我看待世界时一双不一样的眼睛,这一点便足以消弭它们带来了所有负面的影响。

      我不是在说高考是件好事或者坏事,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政策怎么可能能用“好”“坏”二字去轻易界定,更何况,高考只是在当下社会现实前一个最具普世价值的政策而已,还谈不上好坏。
      高考不能决定一切,但它也确乎直接和间接地影响了很多东西。与我个人而言,高考分数所划分出来的大学档次,最大的差别在于眼界。作为一个双非一本,对比公交车半小时内的省top1,硬件设施他们还不如我们,但氛围是完完全全不同的,周六的时候还去了那边的音乐节和讲座,回头看看自己学校的,说是莫言和大冰的区别完全不夸张。而这些看似无用的东西,在潜移默化中主导着一个人的眼界和思维方式。
      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我是挺后悔高中没有好好念书的,但也正是没有好好念书时所读的东西、看见的东西决定了现在的我。

    我一点都不喜欢我身处的大学生活。虽说早就知道诸如“上了大学你就轻松了”之类的言论都是用来哄骗高中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可我没想到的是,我的大学生活会这样的忙且毫无意义的忙。
    如果要我作为过来人给一些建议的话,我能说的也只有,社团组织一定一定要加自己喜欢的,单纯为了名头加入的组织会让你浪费一整年。
    成绩什么的,本身我自己是完全不在乎的,否则也不会考到这样一个学校,结果没想到进的学院,因为所谓的“荣誉学院”就疯狂地关心学生成绩。
    虽然有些话政治不正确且看起来毫无道德底线,但我在这里还是要说。
    我不知道我的同学是怎么看待翘课的,反正我爸妈在这点上奇异地几乎不管我,他们只要我不挂科就行;至于我,在我眼里,上课(特指非义务教育时期的课程)就是个买卖行为,既然我去餐厅可以因为食物难吃而不吃完,为什么不可以因为老师讲课讲得毫无意义而翘课?东西吃的不好,我们都知道这是厨师的锅,那为什么学生不认真听课是学生的锅?
    教育行业并不比其他行业高尚。
    总会有人说,教师是园丁啦是灯塔啦。放屁!教师是人,同时也只是人,只不过因为教师肩负着教育下一代的重任,我们希望教师是一个德才兼备品德高尚学识卓越的人。这就是一个上限和下限的问题而已。
    以及,我不知道思修毛概这些课除了政治正确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作为中文专业一星期八个课时的必修的英语课有什么用,我甚至不知道中文专业学一个学期大学文科数学能有什么用!
    还有那些不知所云的、不签到算旷课的讲座、晚会哪有什么用?
    浪费时间精力而已。

    我在一年的大学生活里的确做了很多喜欢的事,包括有很多我觉得很有意义的事,比如每个礼拜三去山区小学教艺术课等等。但我可以完全不带任何自夸成分地说,没有多少人愿意放弃正儿八经的课程,敢肆无忌惮地翘讲座,来回三个多小时的车程,仅仅是为了给山区小学生上艺术课。
    但我愿意。
    因为这远比那些刻在黑板上的事重要得多。

    我不是不后悔,不过是比起毫无意义且徒增烦恼的情绪,我更喜欢能解决问题的结果。大二会闲很多,有很多计划,短学期和暑假因为各种计划会很忙,前一篇细细讲过,在此暂不赘述。
    我想说的仅仅是,通过这一年的大学生活,我终于明白“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甚至可以说,在这个荒诞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喜欢”二字更重要了。
    所以,要我说的话:如果能去喜欢的学校、喜欢的专业,那就一定要去,别管它的分数线比你的分数低十分二十分还是三十分;如果要在喜欢的学校和喜欢的专业里抉择的话,想要一个好的平台,就去喜欢的学校,好好读书想办法转专业或者爱上你现在读的专业,想要专心读书的,去喜欢的专业,虽然我自己没经历过转专业,但身边人的经验都是很麻烦很浪费时间和精力;在我的世界里不存在喜欢的学校选不到、喜欢的专业也选不到的状况好吧,为什么自己想。
   
    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生活好吧,考得好固然可喜,考得不好也不过如此,哪怕在现在的我眼里,高考也只是一场考试而已。高考没那么重要,只不过因为它是大多数人人生的第一个重大转折点而显得重要。
    一场考试嘛,高中都考多少场啦~

    好好考试吧,加油啊,少年!
    希望所有高三的你们,千帆历尽后,仍是一副少年模样。

【随记】你好,六月

       http://music.163.com/#/song?id=35416420&market=baiduqk

       于是就这么浑浑噩噩过完了丧到不行的五月。

       其实仔细想想,五月真的还做了挺多事情的,一些决定很艰难,还有一些决定全凭一腔热血。终于看到自己身上仅剩的那一些少年气性。

       之前很认真地去见了一个人,却发现我是真的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喜欢有,冲动有,只是不想长久,就和他说的一样,这一段关系全是他用精力用时间来维系的,而我像是随时随地可以放弃的样子。

       我无意为自己辩解,但的确是真的,从来没有试图牵住一个人,永远都是:你来,我好好待你;你走,我半分不留。所以才会一个人这么久吧,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没有什么是我一个人做不到了,孤单寂寞什么的习惯了会上瘾,和烟、和酒一样的。

       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是喜欢他还是喜欢有个人陪的感觉。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不知道这世界上除了我自己还有没有人能接受我的反复无常歇斯底里。你想啊,若是有一个上一秒笑意盈盈地和你讨论着未来的计划、下一秒就跳向疾驰而来的火车的人想和你共度余生,你会不会避之不及?会的吧,肯定会的。

       应该有人会懂那种,一方面期待着有人愿意接受残败不堪的我,另一方面又瑟缩地掩上面具,的心情吧。

       整个五月的精神状态都不好,三餐不规律,失眠到头疼,肠胃炎加上感冒,还有严重的焦虑,严重到想吐。

       不说这些事了。

       五月的时候决定下来,最后只留一个什么事都没的组织,让大二空下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也因为情怀,去做了一个几乎不赚钱的代理,因为这个认识了一些和一起喝酒蹦迪吹逼的人,有些开心。酒果然是个能救命的好东西。还确定下来,暑假去西安一个月,打工换宿,就是想逃离现在生活的环境,没有为什么,不过带了个朋友,认识了大半辈子的那种。

       但是又开始怀疑自己了,怀疑过去的决定,怀疑对未来的规划。不知道未来该要什么,该放弃什么,和,该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不管怎么样,忙忙碌碌无心乱想的六月到了。

       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对当下最重要的算是考试周吧,对自己的话,可能是到底最后能不能去草莓音乐节吧。想了想,按顺序来,先是交作业,再是考试,然后是去南京的游学,去南京的时候顺便见个朋友,接着是草莓,如果没有和去南京的安排撞上的话,最后,如果我和那个人没有散的话,那就去见他吧。

       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事,包括对暑假计划等等,还要去见个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的朋友,人生聚散无常,大抵也就是这样。

       很认真地、很认真地、很认真地想休学一年,休息一下。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大学生活会将我毁得这么彻底,是我不够坚强,从来都不够。

       但最可怕的事情是一个不坚强的人连最后一点点勇气都失去了,我现在竟然连去淋场大雨都不敢呐。懦弱的敏感,或是敏感的懦弱,都是不配存活于世的原罪吧。

       太庆幸自己没有放把刀在寝室里,要是室友半夜起来发现满地血迹不得给她们留下一辈子的心理阴影。

本应该早点死的,却不知为何活到今天。——夏目漱石《心》


【随记】关于《大话西游》重映的一点小小想法

下午去看了《大话西游》,这部电影其实看过挺多遍,但这次是头一回在影院里看。从知道它重映的时候就决定来看了直到今天,如愿以偿。

微博上有很多吐槽的,说什么又出来圈钱啦之类的;似乎以前也是这些人,说着,我们都欠星爷一张电影票。争得很凶,无非是我们要不要来影院看这部电影。

怎么说呢,作为商业电影,以挣钱为目的本来就无可厚非吧。何况,看看现在院线里的国产片(不包括极少数优秀的片子),就像我平时出去吃饭,难吃的话,我宁愿把冰箱里隔夜的蛋炒饭拿出来热热。

然后又有人要说,那以后就不要创新了,只要靠重映发行方就能赚到家财万贯。说实话,要让我去看什么《爵迹》啦,《小时代》啦,我真的宁可把哥哥的电影拿出来有事没事放一放,无论是从一个后荣迷的角度还是从一个观影爱好者的角度来说,都是这样。不仅仅是哥哥,王家卫的电影,谢晋的电影,还有我最喜欢的爱情片《魂断蓝桥》,这些难道比现在的大片差吗?

照着这个理论的话,作为一只中文狗,我读什么几百年几千年前的著作啊,甚至这些名著为什么要出版,会抑制当代人创新的。你看,怎么换到文学上就没人这么说了呢?

我是真的不懂。

但我也从来不会说,我欠XXX一张电影票,哪怕我是后荣迷,我也不觉得说我欠哥哥一张电影票,难道哥哥还在世,会觉得我们这些后生欠他的票钱吗?

这本来就是很简单的事情,经典的电影重映了,我觉得它好看,我花钱买票去看,不是欠任何人的票钱,只是为我的情怀买单而已,我个人的行为,与任何人无关。

说起『情怀』,这个词挺神奇的,近几年都烂大街了,渐渐地,似乎从褒义变成贬义。可能的确是贩卖情怀的人太多了吧,通过情怀博得的眼球,在真正的产品、电影、动画上市的时候,与世人的期待值不符;在反复这样多次之后,我们终于不再相信情怀。

但『情怀』是伴随我们一生的啊。《魔兽》电影上映的时候,陪着几个哥们儿去影院刷了一发,我没什么感觉。可在影片最后,当影院里面的人都高喊着『为了联盟』『为了部落』的时候,连我都热泪盈眶,更不用说那几个兄弟了,我看就差抱头痛哭了。对他们来说,那就是他们的少年,他们的情怀。

所以麻烦各位看客在看到『情怀』二字时先不要嘲讽好吗,这不是你的情怀,你不懂,还是想下次别人也嘲讽下你的情怀?周爷爷说的多好,求同存异嘛。

不过下次《大话西游》再重映的时候,我应该就不会去影院看啦,毕竟这部电影我确确实实看过太多遍了,这次去影院也只是因为觉得影院里看和电脑上看还是不一样的。

这次我感动了吗?
感动了。
哭了吗?
没,化妆了。

以上。

【随记】熬

01

突然就,又很困,又很累,又想哭。

头也疼。

于是,我告诉自己,熬呗,什么都是熬过就好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熬不过,熬不过也行啊,都清静了。

02

我一直没告诉学姐,我其实很羡慕她。

其实是很嫉妒。

其实是嫉妒到心里淬出毒汁。

她今年确诊的,双向情感障碍加上中度抑郁。

可她前男友是个超级好的男人啊;她现男友更好到我觉得我这一辈子都遇不上这样的人,别说做恋人了。

03

我想有人陪。

无论是谁,什么性别,和我什么关系;只要愿意陪我就够了。

一直都是一个人长大。

只有人关心我够不够优秀,没人关心,我想什么,要什么。

甚至有的时候觉得哪怕有那么一个人,多陪我说说话,我那个时候也不会落下一身伤。

04

腕子上的疤基本上看不出来了。

我再也回不去了。

其实我一直以为我的抑郁好透了,至少高中的时候是。

没想到一个人在异乡,什么都爆发了。

说是异乡也不对,杭州与我而言,和家里差不多,从来不会迷路,方言也听得懂。

应该说是心又开始了漂泊,找不到归处。

05

想死。我认真的。

活着于我而言太煎熬了。

只是……

每次这么一想就觉得特别特别地对不起爸妈。

然后跟自己说,再熬熬吧,再咬牙坚持一下吧。

但我怕,我总觉着,有那么一天,我熬不下去了。

06

说来惭愧,我还挺享受 dead inside 的感觉的。

能让我清醒的知道,我才不是别人看到的样子,我在朽了,烂了,就差埋进土了。

有种,奇异的、变态的、令人上瘾的快感。

哪天我要是死了,绝对是活该。

绝对是我活该。

反正你们都是这么觉得的。

那我也这么觉得一下好了。

I do not care.

07

昨天买到了11.17音乐会的票。

一块钱,秒杀的。

我想我还是活到那时候好了。

等玫瑰金的LAMY到了再决定要不要死好了。

08

我可能等待死亡太久了。

久到,

仿佛自己已经死掉了。

09

熬呗。

我能怎么办呢?

你说,

我,

还能,

怎么办呢?

长水静安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