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抽烟喝酒纹身和重度抑郁重度焦虑哪个更难让人接受。
以及 all in 了不会不会把他们逼疯。

确诊。

最近其实精神状态特别差
但是不知道跟谁讲 也是真的不想去看医生
短暂的失忆 失眠和嗜睡 自残倾向
各种各样的问题都在我以为自己好透了之后
突如其来地再次冲出来代替现实嘲笑我
『你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我们了哈哈哈』

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好活到下一个春天

【随记】在你们眼里,我也是个笑话吧?

昨天晚课的时候悄悄去围观了潘绫莹的直播。

知道这个姑娘还是因为她被我关注的画手太太们集体diss,缘由是营销了个“90后美女画家”的头衔夸夸其谈通过每日在家作画贩售自食其力买了套房的故事后,被怀疑是打印叠画。
于是乎就翻出了更多似是而非的事情,比如父亲的职业,比如疑似买画二次贩卖等等。
本来这种事情,当事人只要不出声,花点钱压热度不出一个礼拜就过去了,偏偏这姑娘觉得别人都是嫉妒自己要开直播自证清白。

我最终还是没有按捺住过剩的好奇心点开了直播,而求生欲又使我退了出来。
而她在微博上依旧认为在直播里嘲讽她是因为她“画技精湛又有效率”而“羡慕嫉妒恨”,甚至以冷军自比。

我竟然觉得很悲哀。

我有一个姐姐,是母亲表哥的女儿,比我大了九岁,现在年近三十了还像个孩子似的。
生活上是九级残废,出门行李箱还是她父亲整理的,前年去她家的时候她洗完澡连头发都是她父亲吹的,不认识任何一种蔬菜还未成料理前的样子,也不曾帮家里做过任何家务。
对任何事情都无知且好奇,这倒也不算什么,但从来不动脑子思考仿佛她脖颈上的物体真的就是个球型摆件,甚至于那些曾经见过的,吃过的,发生过的在她记忆里都不存在。
并且非常幼稚。
我第一次见她是小学五年级,她刚刚高考考完,那时候我和她很有话聊;现在我只觉得“她还是个三十岁的孩子啊”。
我有的时候也会觉得她是一个笑话。
倒不是以上种种的原因,只是简单的,没有自知之明而已。
就像她明明成绩不好,却因为从来都只被夸奖而觉得自己是学霸;明明已经肥胖到不健康的程度了,却被人一说到“你可以考虑一下减肥了”就炸;明明什么事都不会做,可只想总着“这事我爹会帮我解决的”。
她觉得自己这样很好。
我只想笑

可我突然想到我自己。
那我呢?
在别人眼里是不是也是这样?
每天都说自己胖还不减肥,什么都是个半吊子还要天天diss别人,毫无责任心还要参与这样那样的工作。
而且啊,明明敏感到别人一句话都可以在脑子里山路十八弯,却偏偏一副“老子不在乎”;懦弱到什么都不敢做,万事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一失败就寻死觅活。
在骗谁呢?
你只是个小丑啊。
都快要二十岁了,什么值得拿出手炫耀的地方都没有,还认为平凡一生不如早点去死。
就好像广场上招揽客人的小丑玩偶,希望路过的人都能看一眼,又害怕被认识的人发现那是谁。

那是我。
那不是我。
那是个笑话。
哈哈哈。

【在路上】那些关于武汉的回忆

距离武汉回来已经一周了,感觉再拖下去关于武汉的游记也会和那千千万万篇草稿箱里的文章一样永无出头之日了。

但这回倒真的不是拖延症作祟了,纯粹是上课+作业+兼职就把生活挤得满满当当了,加之回来疲惫到“脸色死灰死灰的都hold不住这只口红了”,想了想还是惜命,不修仙了。

于是成功拖到这两日。


去武汉算是一时兴起,毕竟武汉也算是一个网吃城市了。当然本来一切都是计划,不过我这个人对于旅行行动力太强了(也就对浪一类的事情不拖延了)直接去看了火车票,发现杭州来回武汉都只要睡一觉简直对晕机晕车外加高铁不适的本喵再友好不过,当即决断要去。

之后的事情当然是攒钱了,平心而论,之前是有钱的,可惜Hyde演唱会横刀杀出我直接表演了一个原地大出血之后,就,穷,了。

但我有我妈嘻嘻。

在随(孜)口(孜)一(不)提(倦)地忽悠之下,蹭着爹妈就出来旅行了。


我从未想过,武汉是这样子的。

在我的猜测中武汉大概是一个类似于青岛烟台的城市,带着些民国时分的烟火气;又应该和干净清爽得过分精致有些不一样,武汉或许更粗放热烈一点。

可武汉三镇里合我想象的只有汉口。

老江汉关连着江滩以及吉庆街美术馆一带都很有味道,在汉口的那天天气也异常地卖面子天朗气清还有融融的暖阳打在身上。

江滩有点像上海外滩,都是些租界时期中西交杂的石质建筑,但比起外滩看起来不知为何更显得现代感一点,即便如此,在汉口大街小巷骑着单车穿行的时候仍有一种置身于百八十年前的错觉,似乎下一秒钟前头的街角就会出现一个穿着旗袍的窈窕身影。

汉口的街道很窄,路两侧的房子间拉扯着密密麻麻的电网,像是顶着一张巨大的蜘蛛网一样天空的逼仄下来,本该是倍感压抑的结构却被电线上挂着的色彩斑斓的衣物和临街阳台上的花花草草冲和了许多。

吉庆街大概是我去过的所有民俗街风情街里最令人舒适的了,倒也不是有多少的优点,只不过其他的缺点比如脏乱差,比如油烟味;街上的美食也不像其他地方是那些每条美食街上复制粘贴来的,都是些本地有名的老牌子,我尝试的几个味道也都不错。

汉口的武汉美术馆算是个意外的惊喜,只不过是顺路进去看看,毕竟主体建筑是民国时期的某个银行非常的有味道;但没想到那时候刚好武汉美术馆和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有联展,居然可以那么近距离地看到莫奈、马蒂斯、哈维尔的画作。虽然理论上来讲应该都是原作、是正品,可打心眼里我不太敢去相信。就像一个存活在传说中的男神,不仅突然来到你的身边一米之内,还亲切地给你合照to签,仿佛梦境一样无法去相信。

武昌则是一个专注于旅游业的地方了。

黄鹤楼说实话太令人失望,如同海南的天涯海角一样,不知道没去过的的人后悔还是去了的人更后悔;这大概就是那种不去内心“到都到了不去一下也太说不过去了”于是乎被骗去唉声叹气的景点。尤其是我那天去黄鹤楼的时候,头顶上是密密麻麻的雨花,脚下是深深浅浅的水洼,手机没信号买不了票,还人多到肩头互相摩擦混合着汗水雨水以及其他食物或是香水的味道冲入鼻腔,顿时感觉来这里旅行的自己怕是出门的时候脑子没跟上被狠狠夹了。

户部巷就更可怕了,我真的只是去瞅了一眼就溜了。其他的全国知名的美食街,譬如河坊街譬如锦里至少装修什么的还是很对得起外地游客的期待的(虽然讲道理也只能哄骗一下外地游客了),但户部巷就是连这点面子工程也懒下了。

汉阳则像是一个被废弃的工业时代。

每个城市都有“第一xx厂”,而我也刚好路过了整整一条仿佛还停留在八九十年的废弃厂区,那是我无法历经的繁华能参与的只有那些人留下那些放在路边窗台口经受风吹雨打依旧生生不息的绿色。

沿着路一直走到了汉阳造文创区,和每个城市的文创产业园一样在一个废弃的厂里,汉阳的这个是磁带厂,我第一次见到。但这边的文创区不像是杭州上海的清静,而是处处透露出萧条和落寞。不过有一家很赞的黑胶唱片的店,也许是因为黑胶唱片本身就有一种怀旧的年代感吧,我一直很喜欢,还一度上淘宝各种搜索过唱机,只可惜贫穷限制了我为所欲为。老板选的碟都非常有眼光,当然换句话来说就是极其符合我口味。

晴川阁就,也没什么意思,不过比起黄鹤楼还是好了太多,人不多,可以清净地看长江大桥上来来往往地车流和时不时呼啸而过的火车;但这算好的了,毕竟“历历汉阳树”地晴川阁还有迹可循,“芳草萋萋”的鹦鹉洲却永远只能成为嘴里流传的诗句了。


今天收到了武汉寄回来的明信片。

现在几乎每次旅行都会给自己寄一张明信片,好像渐渐都成了习惯;小时候是看着爹爹去一个地方买一张地图,中学的时候是去一处买一处的风景明信片,再后来就爱上了邮戳,总觉得比任何其他的纪念品都更有纪念意义,能证明这城市也曾有过我的脚印。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

其实我至今都不知道,尽管真的真的非常喜欢旅游,享受一个人走在陌生街道上无人识我的自在感,但我从未考虑过为什么要旅行。

也许是因为北岛的一句话:

如果你是条船,漂泊就是你的命运,可别靠岸。

也许是因为意义本身,毫无意义。

期待下一个从未踏足的土地。

晚安。


【随记】关于眼泪

与旁的人年纪越长越坚强相反的是,我随着岁月流逝愈发爱哭,因为各种各样微小的理由哽咽或是泣不成声。

昨天晚上刚刚哭着看完 X-Japan 的纪录片《We Are X》以及他们的解散演唱会 The Last Live 。
有感动,更多的还是遗憾吧,遗憾 Yoshiki 、Hide 、Taiji 还有 Toshi,也遗憾自己没有亲眼见过最意气风发的他们。

再之前是在迪士尼看花车巡游的时候,当一些从来只存在于屏幕里的那些梦出现在眼前时,一下子想到了小时候的很多事情。
我从小是被按着男孩子的标准教养长大的,虽然父母从来不承认,但谁都知道有哪家的女孩子需要事事让着母亲哄着母亲帮母亲拎包的,直到现在家里买了米啊油啊也要我扛上楼;于是从小讨父母欢心的方式就是要足够坚强独立,不能哭,不能不会,不能害怕,不能喊苦啊累啊。
甚至想不起来什么时候父母轻声安慰过我,记忆里都是:做了噩梦哭,就告诉我世界上是没有怪物的,让我自己回去睡;摔了一跤哭,好一点就让我自己起来,差一点的时候反而会被凶“有什么好哭的”……印象中父母说的最多的一句话:“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而我一度深以为然。
直到某天我发现,我好像,不会哭了,取而代之的是暗地里翻来覆去的歇斯底里,满脑子的撕本子,杂花瓶碗筷,更严重的掀桌子;在独属于我一个人的深夜里,自我拉扯。
后来喜欢上了一个人。
喜欢是一种太美好的情感,轻而易举的攻陷了我的躯壳,将我最柔软的心情随手丢在烈日下、飞雪里。
那是我认识到自己是怎样一个人的开始,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喜欢写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来宣泄。

但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因为生离死别而流过眼泪;就好像比起真实的、可以接触到的生活,我更在乎的是内心抓不到的虚无。
死亡是另一种形式的离别,而离别是人生的常态,毕竟人生只是一个人的生活,没有人能陪另一个人从起点走到终点。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还是感情对我来说有些多余,亲情、爱情或者友情似乎都是。在我最需要这些情感来支撑着我好好活下去的时候它们没出现,现在我已经不需要的,一个人就可以很好了。

从此,所有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都不是我自己的。
眼泪也是。

长水静安

为我喜欢的生活而活